浅绿D2阻断体

6

69ID: 906060

年龄: 31

性别: 夫妻/情侣

寻找: 女性,男性,夫妻/情侣,群组,所有

地区: 中国,北京,石景山

金钱: 0

积分: 650

人气: 878526

简单介绍: 175 30 145 有点浅绿,有点淫妻欲。

 

投诉/举报!>>

日志
相册
想玩玩粉兔兔么
文章配图专用

浅绿D2阻断体 >> 日志 >> 老婆和大J前男友公园野战

老婆和大J前男友公园野战

发布日期 : 2023-04-07     作者 : 浅绿D2阻断体     人气 : 7272
被脱光了身上最后一件衣物的老婆依偎在前男友的身上,白的手指还在老婆的下身抚摸着,老婆说白摸得她很舒服,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在公园的路边,不自觉的开始轻轻的呻吟。好在白,一下低头吻上了老婆的嘴。
老婆对我说:“白当时对我太温柔了,他一只手来回搓着着我下面,另一只手很有力的揽着我的后背不让我倒下去,我仰着头嘴巴被他的嘴整个包裹住发不出声音来,他就那样轻轻的把舌头伸进来吻我,我嘴里和下面都舒服极了,我已经彻底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了,我好想大声呻吟也好想让他立刻插进来啊。”  老婆讲到这时眼神都有点迷离了,仿佛再一次身临其境一样。
我问老婆:“然后他就插你了么?也是像那天我插你时一样么?” 
老婆继续说道:“那样不行的,他太高了我在下面的台阶他也插不进来,就连吻我时他都不很舒服。我得在上面才行。” 我想了想那个场景,原来白干老婆时,是让光着身体的老婆朝外的啊,老婆真是太勇敢了。我想了想,这才想起那天刚开始老婆给我口时也是很勇敢的光着身体在上面的。后来因为我的身高不够,老婆才到下面能被我挡住的位置的。
我不仅佩服老婆的勇气道:“那你也太厉害了,没有遮挡了,你不怕有人过来看到么?”
老婆说:“我当时都已经想不到这些了。要不是白提示我不要发出声音,我都已经忘了外面还有人了。”
老婆说着继续讲了起来,白的身体比老婆高不少,加上老婆在下面一阶台阶。所以两个人可能都不是很舒服。白可能是怕老婆不自觉的叫出来,松开抚摸老婆下体的手,双手环抱着老婆的腰,一边吻着老婆一边抱着老婆转了个方向,老婆很自然的就站到了上面的台阶上。
老婆说当时她都忘了是在周围有人的地方了,听觉视觉像消失了一样感受着白的热吻和抚摸,直到白停止吻老婆的同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外面。老婆这才像是回到了现实一样再次听到外面人说话和走动的声音。看了一样周围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毫无遮挡的屁股朝外站在台阶上了。据老婆回忆她当时已经是在比较靠外的地方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屁股有没有露出去。但白的手指又开始来回抚摸和揉搓老婆的下体,老婆说她当时只有想要白大JB插入的想法,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屁股了。
我听着老婆的描述,脑中幻想着清纯白嫩的大学生老婆雪白的小屁股可能露在外面轻轻蠕动的样子,再次回想起老婆在那阶台阶上给我口时的场景,简直太刺激了。基本上如果有人突然走过来,老婆逃都逃不了。我又想到之前还害怕到敢于忤逆白的老婆,被白几根手指一刺激就什么都不怕了啊。
白也没让老婆等太久,解开裤子露出了已经硬起来的硕大JB,白让老婆扶着他的大JB,然后抱着老婆的腰。老婆说白应该也很兴奋,JB又粗又硬,gui头大得仿佛用手都抓不住一样。老婆当时也已经是欲火焚身了,她把身体重量都靠在白环抱在腰背上的胳膊上,微微分开双腿把自己的yin部对着白的方向挺了过去,老婆用双手扶着白的JB对准了自己的下体。白用力一挺,硕大的gui头一下就插入了老婆湿汪汪的yin道里。
老婆讲到这时眼神里都是诱惑,魅声魅气的对我说:“啊,他终于进来了,好粗好硬啊,我好舒服啊,老公,我好喜欢他在我身体里的那种感觉,涨涨的我好满足。” 老婆每次讲到白插入她时都会露出非常兴奋和沉浸的表情,而她这种表情我也只能在这种时候看得到了,我知道单纯靠插入我是永远也不能让老婆有这样的表情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那时的我也有了跟老婆一样的感觉,每次都很期待老婆讲到她被白插入,而每次老婆讲到这时,我也会感觉很刺激和兴奋,也有老婆口中所说的那种“终于”的感觉。
白的身体真是太厉害了,长比老婆低一个台阶还能直接插入,似乎这点高度完全不会影响他插入老婆的身体。要知道老婆虽然身高不算高,但也是一个“大长腿”。如果是我就不说低一个台阶,就算同样高度想要从正面进入老婆也需要把老婆一只腿高高的抬起,我稍微侧着点身体才能插进去几厘米而已。而白只需要老婆稍稍分开腿往前挺一下胯就可以抱着老婆的腰随意抽插。单从这点也能大概估算白除了有足够的身高外,JB也应该比我长出很多了,而老婆口中“涨涨的”感觉也证实了他的粗度也不是我能比拟的。身为一个男人,我真的会因为老婆前男友远超自己的粗长而感觉很吃醋,但这种远不能及的感觉却让我除了吃醋以外,还多了很多刺激。
我对老婆说:“真刺激啊,你当时没叫出来啊,他那么大,你能忍住么?”
老婆说:“他不是提醒我了么,我肯定得忍着啊,开始他动作很轻,后来我很肯定也忍不住了,因为后来他又用嘴把我的嘴堵上了, 感觉忍得头都昏昏的。” 
我让老婆讲细点,这才知道原来白也怕老婆失去意识叫出来,最开始插进去之后听了一会,后来也没有很剧烈的抽插。毕竟当时路上的人还太多了,还是有被发现的危险的。但老婆也说即使白很温柔,但在那样的地方光着身体被插入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女生来讲也是无法抵抗的,老婆后来感觉自己急促的呼吸渐渐开始夹杂着一点床调了,白只好又一次吻住了老婆的嘴。老婆说最开始白加速那会被干得大脑都不转了,要不是嘴被堵着老婆肯定就叫出来了。干了好一会老婆才终于有点习惯了,白后来才放开老婆的嘴,让老婆开始轻轻的喘息。但白的幅度也一直比平时温柔很多。
老婆说当时被白温柔的抽插着,而耳边就是嘈杂的人声,那种感觉特别的害羞。但是来自下体的刺激一波又一波的根本不会间断,那种快感几乎剥夺了老婆的全部思考能力,老婆感觉自己全身发软,而老婆感觉白也很兴奋,因为白的JB很硬也很烫。
老婆说当时太爽了,就像大庭广众被大家看着自己被干得高潮迭起一样。老婆把下体朝白的方向用力的挺着,希望白舒服的抽插、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老婆后来上身紧紧的靠在白的胳膊,爽的头都向后仰过去了。但是这一仰不要紧,老婆忽然想起自己所处的环境和位置,一睁眼发现自己的头已经探出去,她已经看见路上的游客了,而从山下上来的游客正是面对着这个方向的。
我听老婆讲到这,心脏都快紧张得跳出来了,就好像当时光着身体的人是我一样。我想着老婆的奶子是不是也露出去了啊。
老婆说还好反应快,而且白也在她腰间一搂把她搂回来了,老婆和白停了一会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后来听到外面的游客还是很自然的一边聊天一边走着,白这才又开始慢慢的在老婆身体里抽插起来,在那之后老婆也很注意自己不要再忘我的后仰了。
老婆说虽然后面稍微注意压抑自己的动作,但心理上好像更刺激了。看见人之后和没看见人之前,心态似乎完全是不一样的。老婆被脱光之后一直就只能听到人声,虽然也一直害怕有被发现的风险,但没有看过外面的行人之前就会觉得可能还有一定距离,而且也不知道被发现以后会怎样。但是看过外面之后,忽然感觉外面的行人都离光着身体的自己是那样的近,忽然就有一种自己被人围观着操感觉。而且那些人的表情和衣着仿佛映在自己脑海里一样,老婆开始幻想如果被某个大叔看到会怎么样,如果被其他女人看到会怎么样,被小孩看到又会怎么样。老婆说那种刺激感一下提升了很多,老婆甚至兴奋得一不小心没控制住 “嗯~”的发出了一声很婉转的呻吟声。还好外面人聊天的声音也很大,而且白及时的捂住了老婆的嘴,老婆这才强迫着自己继续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这时候白又让老婆转了个身,从后面进入了老婆的身体。这样老婆就是正面对着外面了.老婆这样她就跟外面的人群面对面了,那种在人群围观下被艹的感觉更强烈了。而且老婆发现自己可以控制上身的倾斜角度,甚至可以扒着栏杆和墙壁从墙角偷偷的看着外面了。老婆说她心里又害怕被别人看到,又非常好奇的想往外看。而随着白的抽插,自己两个白花花的乳房也在胸前来回甩动着,老婆真的害怕自己偷看时奶子甩出去被别人看到。
其实人群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对于一个赤裸全身、而且还被一根巨大的JB抽插着的女大学生来讲,自己这样yin贱的样子下,再看着来往的人群,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啊,那种羞耻感让老婆真的好像已经把自己最阴暗,最下贱的一面赤裸裸的展现在众人面前一样,而且对于随时可能发生的被看到甚至演化成被大家围观的危险性的恐惧,更让老婆觉得自己是一个完全没有节操的下贱女人,再所以不用说,白野战老婆时,老婆才是真正的体验着被大庭广众下送上高潮的快感。
老婆后来跟我出去野战或者车震时,就特别喜欢在白天能看到人的地方或者在晚上有人经过的街头。我觉得就是因为白让她体验到了野战和车震快乐的真谛——要有被路人发现的可能性和让路人的正常来衬托自己的“淫荡”。
我还感慨老婆被白后入时还能调整自己上身的角度,可以一边被白操弄,一边往外偷看着路人的样子。要知道我的JJ长度不够,后入老婆时,我是需要老婆时刻注意调整自己的体位的,老婆也要屈膝弯腰到将近90度才行,度数稍微小点,我进入老婆身体的长度就会大大缩减的甚至直接就滑出来了。而如果老婆站高一个台阶,我则直接是根本够不到的……这也就是前些天为什么我跟老婆在同一个位置野战,而我却只能让老婆在下面一阶台阶干的原因,对比之下,白和老婆的野战再次让我感觉到了一丝自卑。而高一个台阶的话对白来讲其实是很完美的,白可以用他JJ很舒服的角度斜着向上整根插入老婆,而且老婆也只需要前倾一点就可以,而且如果不追求完全插入的话,老婆甚至可以后仰来跟白进行舌吻。所以被白干的时候,老婆可以不用太注意调整自己的姿势,老婆也可以把精力更多的集中在感官上的刺激。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白能让老婆迅速的对各种新奇的玩法都建立起兴趣的原因吧。如果老婆的第一次野战是跟我,我觉得老婆很可能连可以战胜紧张的快感都没有吧。最后肯定以为只剩下紧张和害怕而失败的。而前些天跟我之所以也能体验到野战的快乐,也让我能体验到同样的快乐,这一切其实不得不归功于白对老婆的亲自调教,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调教,我都觉得我应该感谢白。


老婆说后来白想要加速了,就把老婆往下拉了几阶台阶。虽然老婆不再能看到外面的人了,但是对于有人会突然走过来的那种恐惧感却由于看不见而更加强烈了。白也开始加快了艹老婆的速度和力度,老婆的身体快感很快就占据了老婆的意识。老婆开始有一点控制不住声音了,低声呻吟也偶尔会变成尖锐的叫床声再尽力压住。而老婆的变化和周围环境的刺激,也让白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白用一只手堵住了老婆已经忍不住开始发出呻吟声的嘴,另一只手抓住老婆的一直奶子,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开始尽情的在老婆的身体里冲刺。老婆几乎瞬间就彻底失去控制了,猛烈的快感冲击着老婆的意识。
老婆说如果没有白的一只手死死的封着老婆的嘴,老婆肯定会大声叫出来的。但是即使捂住嘴没有啊啊啊的叫,但是呜呜呜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到最后时,白只好抓在老婆奶子上的另一只手从后面掐住了老婆的脖子。老婆说这样没了出气声音才终于压住了,但是老婆也说感觉自己差点没有被憋到死。
我听着老婆的描述忽然有点心疼老婆。但是那样的场景浮现在脑中时我又感觉真的太刺激了。只在与人群几米间隔的屋后,还是学生妹的老婆光着身体,翘着屁股被一个壮硕的男人用一根硕大的JB深深插入狂干。老婆身体后仰着,抬着头,嘴巴和脖子都被这个强壮的男人死死的勒着。真是一幅又暴虐又淫荡的画面啊。老婆用力的张着嘴巴想要发出嘶吼,却被一只大手堵住发不出一点声音。本来就被大JB干到几乎缺氧的身体,却因为被勒着脖子而一丝一毫的氧气也吸不进来,只有胸口还在毫无用处的起伏着,带着两个又软有白的奶子在胸前飞舞。老婆的身体被白最后剧烈的冲刺干得不停扭动和抽搐着。水花在老婆的身下喷溅,一个学生妹居然像一个被当众干上天的妓女一样,最后老婆柔软娇嫩的身体终于被白的精液灌满了,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老婆讲到这里时已经开始剧烈的喘息和呻吟了,浪叫着说:“老公…啊…他射…啊……啊…我…啊…感觉他…啊…顶在…啊…我…啊…身体最…啊…最深处…啊…射…啊…射得好多…啊…也好…啊…有力…啊……啊…像个小锤子…啊…一下…啊…的…啊…敲在我…啊…里面…啊…好烫…啊…好舒服…啊…我…啊…好舒服啊…啊…老公…啊…你知道么?外面很热闹…啊…有很多人…啊…啊…但他们都没有我幸福,没有我舒服啊…啊…啊…只有我有他的…啊…啊…只有我舒服…啊…” 老婆的叫声和那充满了异样暴虐的场景让我瞬间感觉血气上涌,可能这就是地地道道的yin妻欲吧。老婆高潮了,也朝我张开了腿。
老婆在幻想着别的男人浪叫下高潮,而一种莫名的快感突然也充斥了我全身。我还没来得及爬上老婆的身体,就开始射jing了,完全没有任何的物理刺激,我甚至连睡裤都没来得及脱下来。我一边嘶吼着,一边看着jing液从里面渗透出来沾湿了一大片。
我忽然后悔我居然听得太入神了,都忘了老婆快讲到最高潮时,我就应该一边听一边插入老婆,这样老婆的高潮可能会更加强烈吧。我不好意思的看着老婆,见我居然直接射了也有点嗔怪的表情,我等到老的高潮快要结束,赶忙凑过去满脸歉意的对老婆说:“这段我以后还要听,下次我们再一起回味。” 后来这段老婆和白的经历,确实让我和老婆都高潮了好几次。这段经历真是太刺激了,尤其是我也和老婆在同样位置有了相似的经历,在这种比对下,老婆被白操的那种画面感更强烈了。老婆每次讲起我都觉得像是发生在眼前一样,每次都会让我大量的she出。
当时我以为老婆讲述的经历里白已经在老婆的身体里射jing了,虽然我最后没有进入老婆身体就射了,但一边讲述一边回味的老婆也高潮了,大概像往次一样我们的游戏也该结束了。老婆水流了不少,我也射了一裤裆难受得很。
没想到老婆却拉住我说:“你别着急,后面还有呢,我一次讲完吧。”我第一反应是当时想到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毕竟老婆被白艹出来的高潮肯定特别强烈而且持续时间应该挺长的,白又不可能一直堵着老婆的嘴。
我好奇的问老婆:“是不是白太厉害你没忍住叫出来被外面听到了啊?”
老婆说:“那倒没有。” 想了想又继续说:“我当时失去意识了,后来白说我高潮确实挺猛的,一定很喜欢野战。” 我一下又来了兴致,赶紧让老婆讲一下白是怎么描述的(老婆也不容易,除了讲自己感受还得讲白的描述……)。
老婆说由于在那种环境下实在是不能让老婆出太大声音,白在老婆身体猛烈抽插到射时。只能一直堵着老婆的嘴,老婆被勒着喉咙高潮好半天。虽然也不是完全堵死到窒息,但是那点氧气是不可能够一个高潮中的女人消耗的。而且白射完之后老婆的高潮确实持续了挺长时间,而白觉得失去意识的老婆似乎还是会叫床,只能继续堵着老婆的嘴。白告诉老婆他发现老婆越是缺氧好像高潮越强烈。白说这堵着嘴掐着脖子的高潮让老婆的身体一直在抽搐,就像羊癫疯一样身体一挺一挺的,硬一下软一下的,软的时候完全跟没骨头了一样。而硬挺着的时候白都有点按不住她。白说老婆下身像尿了一样一直在淌水,楼道都湿了一片。白说他也不敢让老婆一直窒息,要间隔的把手指张开点缝隙,每到这时候老婆就会拼命的呼吸而且还一直做出“啊啊啊的嘴型”,发出那种失了声的叫声,但稍微放开得久一点老婆的声音就起来了,白就只能继续堵住。
老婆说白当时还挺害怕的,过了好久老婆才慢慢回过神来。 白后来给老婆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确定老婆看懂了知道要安静,也确认老婆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了,这才终于放开了老婆。当时白也累坏了,把纱巾直接铺在台阶上然后再更高一点的地方坐下,老婆也直接坐在纱巾上面靠着白的腿休息,白说老婆大口喘息了好一会才从缺氧状态中恢复过来,他当时都有点害怕老婆伤到肺,好在老婆的身体还是很抗折腾的。


相关评论

2023-04-08 03:32:04
前排

2023-04-09 03:23:14
精彩,想起和前女友在公园长椅上野战的场景了。

2023-04-09 10:51:16
窒息,sm的一种

2023-04-09 22:06:27
@等待a 一定也很刺激吧

2023-04-10 23:09:40
户外加窒息双重刺激

2023-07-10 15:05:45
老弟你的此文章之前的文章都删除了啊
回帖区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69乐园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普通会员发帖需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

* 文明发帖,禁止刷屏、留联系方式,遵循《69乐园规则》,违者将不予审核通过被锁定账号。